1905电影网讯“现在每个人的生活节奏都很快,短剧迎合了观众的口味。”参与制作电视剧《龙岭迷窟》的工作人员肖震告诉我们。的确,四月份流行的《我是余欢水》和《龙岭迷窟》已经成为许多观众永远不会忘记的精美戏剧。这些不足20集的短剧让制作人和平台看到了短剧发展的可行性。

相反,由章子怡和周一围主演的古装剧被重新命名。该剧的标题从《江山故人》改为《上阳赋》,但更吸引人的是80集的内容。

此外,最近完成的戏剧《清平乐》也因其70集的长度而受到批评,这使得它不那么冲动。一个视频平台最近推出了“雾剧场”,该平台将聚焦于许多悬疑主题戏剧的内容,并以一种全新的剧场运营模式提升用户的观看体验。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市场上将会有一个大的短期戏剧浪潮。这些作品恰好呼应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电视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

网剧的“缩短”已经成为今年的一大亮点。那么,在“缩短”的过程中,如何在正确的轨道上顺利加速呢?

1.悬疑、戏骨、电影感成标配 未来需冷静和尝鲜

许多媒体称2020年为高质量短剧的“开始年”,但事实上,这一现象早在2017年就已被预示。首先,《河神》 《白夜追凶》是网剧的正确名称。然后,《无证之罪》不知从哪里诞生了。许多观众对它的成功感到惊讶。事实证明,网络戏剧可以与电影相媲美。

负责视频平台初步规划的小娟告诉我们,“《无证之罪》在最初的市场营销中并不特别突出,但它的质量是首屈一指的。例如,在过去的2年里,我看过无数的在线戏剧计划,十分之七的人说他们想建《无证之罪2.0》。”

虽然观众没有等待这样的作品,但仔细发现《无证之罪》已经为随后的短剧制作设定了“标准套路”——悬念、戏剧骨骼和电影感觉。我们统计了10部小于20部的短剧将在未来播出,发现这些作品大多以悬念为主题。甚至由女导演刘紫薇执导的《白色月光》和以女性为主题的《摩天大楼》都包含了相关的元素。

这些剧集背后的大多数制作公司都有视频平台参与,这使得该类型更加依赖“在线内容”背后的大数据。然而,开始测试水短剧市场的传统制作公司也聚焦于此。制作了《小欢喜》的李梦电影公司在其短剧计划中引入了《安魂使者》 《生吞》和《亲爱的弗洛伊德》。前两个是悬念主题,而最后一个,虽然浪漫,仍然包含推理元素。

小娟告诉我们,“这些作品中的大部分都获得了《无证之罪》的分红。播出后,原作者陈紫金的许多版权相继被出售。稍后播出的《沉默的真相》和《隐秘的角落》都是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

面对当前的“悬疑热”,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怪异。“网络戏剧的生命力其实很短暂。12集的大小,加上提前需求等因素,实际上整体宣传寿命只有2周。如果你从一开始就不能吸引观众的目光,这部戏在后期就不会被“拯救”。因此,这部带有悬疑元素的连续剧能够很好地激起观众的食欲。编剧尚笑对此有另一种看法,“因为我们大多数工作室在项目开发的早期阶段都没有编剧。他们中的大多数依靠当前流行的内容或“大数据”进行创作,随后的编剧慢慢加入进来。因此,我们没有太多的权利去干涉这些类型。事实上,我们期待着做一些多类型的工作。”

“然而,《我是余欢水》是一个奇迹和好例子。在演出开始之前,没有人预料到这样一部现实生活剧会在未来带来如此巨大的影响。在这段时间里,一些生产公司已经开始与我们联系,希望一起做类似的项目,领导层也愿意这样做。”

除了悬念主题的一般性,我们发现戏剧骨骼已经成为戏剧的关键因素,无论是戏剧已经播出还是作品将要播出,甚至很多演员都采取了戏剧骨骼流动的形式。小娟告诉我们,“秦昊在《无证之罪》取得了很好的领先。当时,他没有想到他的演员会出来玩网络戏剧。在过去,有所谓的“电影咖啡馆”和“电视咖啡馆”为观众或我们的行业,但从那时起,这一障碍已有所打破。演员阵容中有许多剧本,而且越来越大胆。”

所谓的障碍其实在于演员的表演节奏。电影和电视剧这两种不同的媒体,在演员的表演上也有差异。然而,快节奏网络剧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两者的表演状态。那么,为什么以前不愿意参加电视剧的演员现在愿意参加网络剧呢?“有两个原因,一方面,2017年出现了一批优秀的网络电视剧,所以很多演员开始重新审视这一类别;另一方面,演员们意识到高质量的网络戏剧可以提高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小文是一名艺术经纪人,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李在《河神》的表现说明他在未来积累了大量的资源。

萧振也向我们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演员不选择作品的类别,而是注重好的作品。如果创作者仔细推敲剧本,演员们也愿意。因此,《鬼吹灯》系列可以直接与潘粤明、张雨绮、蒋超签订3年5套合同

可以看出,在创作高质量短剧的过程中,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类型的作品出现,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演员能够发挥他们的潜力,把好的作品带给观众。

2.商业模式待开发广告、植入将重新定制

虽然这些短剧很难与《都挺好》 《小欢喜》这样的现实题材剧竞争,但它们必将给长剧市场带来冲击。我们还发现,许多短剧节目正试图被连载和品牌化,《唐人街探案》和《鬼吹灯》系列就是很好的例子。小娟告诉我们,这也有利于该系列在商业模式中的品牌植入。

由于大部分短剧都在20集以内,由于目前的平台安排和提前需求等因素,很多剧集可以在2周内看完全部作品。因此,品牌和商业团队都很难在这样一部戏中植入品牌。从事品牌植入的肖佳告诉我们:“事实上,如果植入短剧的品牌太多,观众是不会买的。对于品牌来说,曝光太少是不划算的。”他告诉我们,《我是余欢水》只有五个嵌入式品牌,与其他电视剧相比很少。

租赁平台成为《我是余欢水》的植入之一

他预测,在未来的短剧市场中,品牌植入和广告植入模式将进行不同的改革。由于该系列的播出时间很短,许多品牌的营销非常有限,内容无法有足够的时间发酵。“然而,如果这种戏剧能被制作成系列,如果它也能与品牌长期合作,那就简单多了。”据了解,《龙岭迷窟》成功后,许多品牌都主动寻找它,并希望将其植入该系列。

由此可见,一个成熟的商业合作模式仍然需要时间来积累。当短剧没有形成自己的品牌效应,不能吸引广告商的高度关注时,它只能按照传统方式开展业务合作。

短剧创作者应主动抓住机遇,在戏剧领域形成鲜明的特色和风格,并通过自身的积累扩大影响。一旦形成一个被业界认可的品牌,将大大有助于提升短剧的商业价值和创新合作模式。总之,国产剧“短剧”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然而,要使这些短剧发展得更成熟,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润色。我们期望创作者在寻找适合我国网络短剧制作的商业模式的同时,在拓展全新的中国故事的同时,融入观众的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