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专稿 近日,《在一起》防疫剧《同行》单元杨洋的戏正式完成。他扮演一位名叫列宾的呼吸科医生。走逆行的路,放弃回家过新年。

这部20集的抗疫剧将有10个故事,每2集一个单元。据了解,除了《同行》,还有《摆渡人》由沈燕和雷佳音主演。刘江导演《搜索24小时》;以及导演王军和金东的《方舱》。从阵容来看,它可以称得上是电视剧的第一线标准。

这种单位分工,不同导演分头导演,不可避免地让人想起去年的国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但形式相仿之外,最重要的,其实是两部影视作品在精神内核上的共鸣。

饰演《在一起》的雷佳音在一次采访中提出了“平民英雄”的概念。他说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应该以个性为导向,因为这些英雄只是普通人:“这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大人物都很害怕。也许平民英雄会被遇见并卷入其中。然后你向前迈一步,再迈一步,你就会成为真正的“逆行者”,成为英雄。”

小人物,大历史。观众是否能感受到他们与国家的亲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给出了答案,并在创作中不断得到实践。

“一个浑身毛病的角色”

让普通观众也产生了共鸣

在《我和我的祖国》会议成功复会的开始和结束时,黄建新主任除了提出“历史时刻、民族记忆、正面碰撞”这12个字的口号外,还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次,特别拍摄都是为了小人物。不像以前的榜样,比如劳动模范,电影中的大多数角色都是“有缺点的人”。

这种创造性思维也得到了电影局的大力支持。电影上映后,正是葛优扮演的出租车司机让观众最同情。一些观众对导演黄建新说,葛优的表演是“电影中最精彩的时刻”,因为观众没想到会在银幕上看到这样一个“浑身不舒服的角色”。他让公众感到亲切,仿佛他与历史时刻迎面相撞。

于是今年的集锦电影 《我和我的家乡》 也采用了类似的思路。《我和我的祖国》中,导演分为三代:老、中、年轻。他们是擅长宏大叙事的陈凯歌导演、擅长捕捉细腻情感的张导演、擅长叙事结构和塑造小人物的宁浩导演以及宁浩推出的《牧野文》导演。

然而,到《我和我的家乡》,创造性思维已经从共和国70年的历史转变为人民和他们的家乡、人民和家庭纽带的主题。张艺谋曾是许多国家级大型派对的首席导演,现在是主要制作人。宁浩这次成了首席导演。而张仍然是总规划师。

在导演的选择上,《我和我的家乡》选择了擅长喜剧的五组导演,即吴宗宪、宁浩、阎飞和彭达摩、邓超和于柏梅、陈思成。

张艺谋是这部电影的总制片人。

从这些人员的构成来看,我们可以想象《我和我的祖国》为新主流电影开辟的新路:《我和我的祖国》和《夺冠》两个单元受到高度赞扬后,《北京你好》很可能继承这个小人物的喜剧路线。

在《我和我的家乡》《路透社》的照片中,我们看到在陈思成导演的贵州单元,王、作为节目组成员来到异国他乡拍照,王迅、王艳辉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场景中随处可见的巨大绿色充气外星人非常引人注目。

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傅若清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我和我的家乡》将是一部全面展示小康成就的电影。与去年的《我和我的家乡》聚焦历史相比,这部新作也将通过复兴的方式在新的时代弘扬爱国主义和中国梦。

贯彻聚焦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个时代主题是当下新主流电影的价值取向。用当代中国的形象和故事展现崇高的价值观和美好的情感,用时代的光芒和色彩呈现一幅宏大的画卷,也是新主流电影的任务。

《我和我的祖国》和《我和我的祖国》这两部“姐妹电影”被认为为后来的新主流电影创作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他们将以贴近大众的方式一起讲述中国故事,把我们的国家从一个电影大国推向一个电影大国。

新主流电影背后的工业化探索

一方面,新主流电影在普通人中间寻找感人的英雄故事;另一方面,这类电影正在探索电影的产业化。清华大学尹教授表示,2019年国庆现象表明,中国电影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稳定的水平。“这与近期电影市场改革和整个行业产业化水平的提高密切相关,反映了中国电影改革的成就。”尹红说。

《我和我的家乡》的拍摄团队以1: 1的比例制作了空中客车A319模拟器,实现了飞机在颠簸条件下整体运动的首次全局拍摄。《中国机长》电影中有多达2000个特效镜头,展示了攀登珠穆朗玛峰时遇到的危险,如强风和雪崩。

从电影局推出的新电影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些新的主流电影推动了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去年获得批准的战争电影《攀登者》已经上映,展示了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激动人心的战斗。

据了解,《冰雪长津湖》班配备了大量的大场景,对电影拍摄流程和制作标准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当我们审视当今新主流电影的成就时,我们不能忽视过去十年左右在影视创作领域所做的努力。过去,温度不够,能力不够,条件不成熟。然而,创新的力量一直在培养,今天它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沈东在接受采访时说。

中国电影现在正通过轻喜剧和现实主义电影赢得观众的赞誉和票房。与此同时,中国电影正在适应时代,改变思维方式和创作风格,使新的主流电影更被市场所认可。

今年,《冰雪长津湖》,这是昂贵的,并有许多特殊效果,将显示。与此同时,《紧急救援》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在业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这类电影在市场上的成功不仅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密不可分,而且也表明今天的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

从去年的国庆三驾马车,甚至是近年来出现在春节档案中的《东极岛》 《红海行动》,我们已经看到,新主流电影正在探索更广泛的话题,从人类的爱到牺牲,从对人性的正义与善恶的讨论,从对和平的考虑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等等。这些都说明,新主流电影的变化回应了国家发展和民族情感的双重需求,是一种更符合当下观众需求的故事和影像表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