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频捕捉

1905电影网专稿户外电影院回来了!夜幕降临,初夏的微风夹杂着爆米花的香味,久违的电影《巴巴巴》再次出现在成都街头。

截至6月6日,已经举行了43场放映,受到儿童和城市居民的欢迎。

不仅四川,而且南京、Xi、张家港、鄂尔多斯等地也组织了各种公益户外电影放映。这些“流动影院”让期待已久的观众能够在户外看到他们喜爱的电影。

来源:微博

6月3日,上海市委宣传部发布了《户外移动电影放映条例》,对防疫期间的户外放映进行了规范和指导。

在防疫和控制正常,电影院暂时无法向游客开放的时候,露天放映能成为一种保持观众热情的方式,同时为电影放映商寻找新的利润渠道吗?

释放观影热情

旧时情怀的当代投射

“全国各地的人都来看这部电影。在一个物质和精神资源都相对匮乏的时代,我对全体人民的热情记忆犹新。”回忆起年轻时露天电影的火爆场面,著名导演张艺谋依然感慨万千。

2007年,在全球35位著名导演为庆祝戛纳电影节60周年而拍摄的短片《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中,张艺谋还将自己的“3分钟”献给了户外影院,以示深深的纪念。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剧照

短短3分钟的影像,虽然无声,但用精致的光影和构图再现了各个年龄层观众对露天放映和幕布前后各种场景的无限热情。

张艺谋短片的剧照

每天晚上,当有露天电影放映时,男人、女人和孩子会带着小板凳从四面八方早早赶来,聚集在工厂、村庄和学校附近的空地上。树木、栅栏、麦垛,甚至屏幕后面都挤满了承受压力的人。

张艺谋短片《看电影》剧照

两根竹竿插在泥里,一个白色的窗帘系在竹竿的顶端,简单的放映和音响设备构成了露天电影院的所有元素。

虽然户外移动放映的条件简单而简陋,但对当时的观众来说,这是一场完整的精神盛宴。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露天电影早已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观看电影的形式,而是几代人记忆的缩影,情感的载体和电影梦想的摇篮。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全国电影院建设的发展,露天电影院已不再是主流的观影方式,但仍以各种特色形式保存下来,如汽车电影院、夏季方便放映等。

在主要的电影节上,适应当地条件的各种户外影院也成了美丽的风景线。戛纳电影节的海滩电影院已经成为计时圣地。中国的平遥国际电影节也设立了一个可容纳1500人的户外电影“平台”。

平遥国际电影节“站台”开放影院

与上述情况不同的是,露天放映的重新出现,无疑对当前防疫和控制的正常化具有特殊的意义。

“第一次放映可能是每个人都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当第一幅画出来时,观众们大声鼓掌。四川鄂英1958电影城投资有限公司副经理张亮向记者回忆道。

“大坝”电影不仅将童年记忆变为现实,还释放了观众长期以来对观看电影的热情。

“露天放映有一定的观众基础。这种形式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时代感,有这种记忆的人会非常想参与。”中国电影资料馆收藏与整理部主任、电影节高级策展人林思伟解释说:“目前,露天电影最大的意义是唤起观众再次聚在一起看电影,丰富广大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露天放映有局限

硬件升级打造长效放映机制

露天放映在有效释放观众热情、带来独特观看体验的同时,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一方面,露天放映的电影来源仍然主要是已经放映的经典老电影,对观众的吸引力有限,需要产业政策对电影来源的支持。

另一方面,露天影院的放映设备也急需升级。“如果你想把一个大广场改造成一个大规模的放映场所,硬件非常重要,必须升级到2K以上的放映条件。观众喜欢的3D特效也需要一些技术支持。”林思伟说道。

目前,大部分露天放映都集中在晚上,但随着技术的进步,有可能通过诸如发光二极管屏幕等技术在白天进行露天放映,这将是未来技术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

露天电影放映再现 电影院没开门可以这样看电影!_6699电源资讯新闻网

放眼世界,从博洛尼亚著名的马乔里广场“明星影院”,悉尼南部的圣乔治广场到德国德累斯顿4800英尺高的世界上最大的手机电影屏幕,许多著名的户外影院与餐饮和旅游紧密结合,并已成为该地区一个闪亮的旅游文化名片,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这些对我国露天影院的发展都有借鉴意义。

戛纳海滩电影院

“我们的露天放映不是一项能产生良好效益的真正的经济活动。我们的露天放映可以与其他经济形式相结合,成为一种可行和可持续的发展形式。如果我们能从政策和产业投资的角度共同创造一种长期的户外电影放映的经济形式,这有望成为未来的产业趋势。”林思伟说道。

6月3日,上海市委宣传部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本市露天流动放映管理的通知》。通知指出,从事电影手机放映的企业或个人,需向所在地区电影主管部门备案,并需补充提交户外手机放映、防疫计划、影院隶属函等材料。

在林思伟看来,这项允许露天放映有章可循的政策的出台,是主管部门对露天电影商业形式的规范管理,也是有益的支持,对整个行业的逐步复苏和电影的整体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当我长大后,我看着他们表演爱情。当他们接吻时,我感到悲伤。孩子们正在屏幕下玩游戏。有人在电影中为她哭泣。”

俞东的《露天电影院》作品承载了一代户外电影的情感。现在,在电影业逐渐复苏的背景下,这种与星星和月亮一起闪耀的光影记忆也有望焕发出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