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年后,站在电影《千顷澄碧的时代》现场的搜狗网导演宁敬武,不仅给这部电影带来了一种内向而安静的艺术气质,也许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想到,他在金融业多年的工作经历给这部关于扶贫这个关键项目的电影带来了“金融扶贫”的元素。

《千顷澄碧的时代》是一部热情感人的故事片。这是由导演宁敬武、制片人唐可、制片人周芸以及所有试图从社会学角度解读“贫困本质”的主要创作者对《中国扶贫方法论》的总结。

早在2016年底,一部基于兰考县反贫困斗争的原型电影《千顷澄碧的时代》就开始了创造性的准备工作。在从2019年12月开始制作的三年筹备期内,制作团队不仅完成了拍摄地成立脱贫前后的场景还原、道具制作和服装制作等细致工作,还经历了漫长而艰巨的剧本润色工作。

在剧本由三个团队的编剧团队完成之前和之后,故事发生在兰考,在那里故事被收集、采访和收集材料。剧本在三年内被来回发送了几次。最长的一个在这个地方驻扎了三个月,拍摄脚本被颠覆性地修改,直到启动。

导演宁敬武加入团队后,为了将整部电影的故事和人物联系在一起,他提出了以“资助穷人”为主线的想法,并说服了制片人唐可。在唐科看来,只有当导演对“贫困”有了社会学的理解,这部电影才能更有深度。制片人周小云也认可了宁敬武作品内敛、安静、灵活的艺术气质。

到目前为止,《千顷澄碧的时代》仍处于后期制作阶段。在这四年左右的时间里,主要的创作团队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回答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电影,如何放映这部电影,以及他们最想表达什么。

1905电影网专稿

01

《千顷澄碧的时代》,以兰考县反贫困斗争为原型,讲述了以县委副书记范中州、乡党委书记韩素云为代表的中国证监会年轻干部卢京生和兰考各级干部在中国反贫困斗争第一线相遇,带领人民奋斗三年,最终摆脱贫困的故事。

在唐科的脑海里,一直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贫穷了半个多世纪的兰考能在三年内摆脱贫困,这三年发生了什么?

他有这样一个问题并不奇怪,因为就连兰考人周小云也在寻找答案。作为兰考人,我从小就经历了家乡的贫困。

30多年前,一位西方学者在参观了兰考之后,问为什么“灿烂的政治之花”不能结出“丰硕的经济果实”。“我仍然记得我父母那一代人在描述西方学者提出的问题时的尴尬和愤怒。”正因为如此,当面对《千顷澄碧的时代》时,周小云有了一种比别人更复杂的个人感觉。

今天的兰考不仅摆脱了贫困,还结出了“丰厚的经济果实”,实现了三年脱贫、七年小康的承诺。在新的时代,中国完成了人类文明史上最大规模的脱贫壮举。在周小云看来,这是一部史诗电影,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主旋律电影。中国电影人应该告诉世界这个精彩的“中国故事”。

唐可已经在电影行业工作多年,他说《千顷澄碧的时代》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这绝不是一个关于好人、好人好事或英雄的简单故事。这关系到如何解决贫困问题,如何让穷人过上更有尊严的生活,有更多的选择。”唐科认为,解决贫困问题是人类的共同目标,无论哪个国家、地区、意识形态或宗教。“我想通过这部电影与世界分享我们的经验和价值观。”

摆脱贫困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都具有巨大人文关怀和人道主义力量的事情在宁敬武看来,河南兰考的故事不仅具有典型性,而且具有普遍性和象征性。“影片中的兰考不仅代表了这个地区,还代表了黄河周围的所有地区。”

为何要拍这样一部电影?

02

对于一个以《千顷澄碧的时代》为主题的电影项目来说,采用“大主题、小切口”的创作方法是时尚而巧妙的。然而,唐可、宁敬武和周小云坚持采用积极的、全景的叙事风格。

在三年多的准备期内,创始人越来越意识到《千顷澄碧的时代》所承载的核心使他们在表达上没有捷径可走。位于黄河流域兰考的前世今生,只能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呈现出一幅壮丽的全景

“这场摆脱贫困的史诗般的战斗是复杂和困难的,涉及到从中央部委到省、地、县和村庄的各级贫困家庭。有许多人和事件。”在周小云看来,非全景的表情是无法完全展现的。

唐科告诉记者,在准备这部电影的过程中,他逐渐明白了“为什么花了三年时间才解决半个世纪未解决的问题”。“这最终是人的问题。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每个地方干部的辛勤工作。这部电影应该用全景表情来描绘一群县乡中青年干部的形象。”

宁敬武对电影《——》有一个更生动的比喻,这部电影像《清明上河图》一样形成了一个很长的历史卷。他告诉记者,这部电影涉及县、乡、村各级干部和贫困户。在这部电影中,有超过15个角色有名字和个性。“我想让观众看到黄河沿岸各级人民对扶贫项目的贡献。”

更重要的是,宁敬武想要体现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努力和牺牲,关键是要清晰地表达扶贫项目的方法论。“在消除贫困项目中,尽管各级干部的个人努力和艰苦努力汇集在一起,但面对复杂多样的贫困根源,仅靠个人的热情和努力是不可能取得全面成功的。”宁敬武说,全景表达可以有科学的和创新的扶贫方法。

为何要采用全景式的表现方式?

03

无论如何,《千顷澄碧的时代》毕竟是一部故事片。无论它承载多少东西,都必须有优先顺序的划分。"说一切就是什么也不说。"在唐科看来,这对一部电影来说是非常危险的。随着宁敬武的加入,这部电影的故事确立了以金融扶贫为主线,连接所有的人物和故事。

这部电影的主角之一是年轻的证监会干部卢京生。“卢京生是许多真正的证监会干部的集合。可以说,电影中的主要人物都能找到原型。虽然他们是虚构的人物,但他们的每个细节都来自现实生活。”

除了证监会干部的采访材料,宁敬武多年前在金融业的经历也让他有信心和能力把握金融扶贫的主线。

孟加拉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努斯因发明小额贷款帮助穷人脱贫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如今,中国的扶贫项目也使用了大量的金融和技术创新。”在宁敬武看来,中国的反贫困运动是一种系统的方法,可以为世界所理解和借鉴。这一代人使用的方法是一种与世界交流的方式,所以他希望在电影中表现出来。

至于《千顷澄碧的时代》,唐科自信地说这部电影非常深刻。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来自宁敬武。为了拍好这部电影,导演需要对贫困现象有一个社会学的理解。宁敬武是一位成熟而理性的艺术指导,同时拥有这一领域的知识储备。制片人周小云也表示,宁敬武可以在艺术上把扎实的叙事风格和诗意的电影语言结合起来,深入人心。

为何要以金融服务为主线?

04

《千顷澄碧的时代》的故事是基于兰考县的反贫困斗争。故事中几乎所有的材料都来自采访。因此,创作中的巧合戏剧冲突不会像一般意义上的电影那样多。然而,如果你关注游标的细节,你仍然可以看到许多故事片的特点。

在影片中,决心在学术领域走出中国农村的中国证监会干部卢京生和被基层打垮的县委副书记范中州,是典型的双重男性所有者。但是从“外国学者”和“土八路”这样的伙伴设置中,可以看出两者之间的矛盾。

“鲁京生和范中州之间的最终和解可以说是一种父子和解。”宁敬武告诉记者,父子之间的交流与和解是每个普通观众都容易理解的情感。“我们想用这种父子交流的方式来传达中国农村扶贫中的问题、困境和思想冲突,从而使这部电影更加令人愉快。毕竟,这是一部故事片。”在宁敬武看来,凭借两人之间的情感关系,这部电影具有故事片的魅力。观众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这两个人想到他们父子之间的沟通问题,这使得电影和观众更容易产生共鸣。

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制片人唐可、制片人周芸、导演宁敬武等人的创作热情和作为电影人的责任。正如他们三人在创作中被当地干部群众的精神所感动一样。

在未来的岁月里,更多的电影人可能会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的优秀电影,现在已经摆脱贫困的地区将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基础。当然,我们不应该感谢贫穷,但我们应该感谢那些尽管贫穷但仍不愿被打败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