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刘海波谈 《三叉戟》 :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发生在人身上的事

由马可导演、刘海波导演、沈容和郑路编剧的公安剧《三叉戟》正在播出。这部戏剧是根据作家郑路同名小说改编的。它讲述了三名人民警察的故事,这三名警察曾经在警界举足轻重,被称为“三叉戟”。在他们退休之前,他们没有失血,面对新的犯罪,共同努力创新侦查方法,最终一举粉碎了金融犯罪集团。

与大多数类似的电影不同,《三叉戟》聚焦于三名退休警官。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该剧的导演刘海波说,该剧首先是关于“人”,然后是发生在人身上的事。他专注于描绘“三叉戟”的精神他们三个差不多有150岁了。他们不可能像年轻人那样敏捷。那个令人震惊的老黄李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们不是间谍。他们既不聪明也不勇敢。有时他们脾气古怪,有许多小缺点。但是在邪恶面前,他们很快聚集在一起,拧成一条绳子。他们用自己温暖的血液和独特的技能摧毁黑暗。"

《三叉戟》没有回避“强壮的人将老死”的现实。喜剧手法为严肃主题下的戏剧创造了轻松的气氛。刘海波解释道:“时间会流逝,人们会变老。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话题。我们希望这次的重量可以用一种让观众不累的方式来表达。这种带着快乐显示老年的方式可能会在笑后留下更多的东西。”

聚焦当前反映人民警察时代风格和特点的影视作品一直深受观众欢迎。刘海波说,随着观众看到越来越多的戏剧,创作者的尝试将变得更加多样化,这种类型的戏剧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细分。“近年来,类型剧的焦点变得更加清晰。有些涉及大量的法医学知识,有些强调复杂案件中的悬念推理,有些重视人的情感,有些具有杰出的摄影编辑风格,当然,还有一些像《三叉戟》一样关注人。”刘海波希望通过对三位默默献身于公安战线的老警察的描绘,将当年热血青年从现在的力量与心灵联系起来,让现实展现交织记忆的延伸,从而传达出中年以来对时间和生活的感悟。

访《三叉戟》导演: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发生的事_6699电源资讯新闻网

谈创作——

“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发生在人身上的事”

新华网:和以前的类似作品相比,《三叉戟》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刘海波:《三叉戟》不同于其他类型戏剧的主要人物,它的主要人物是三位年近150岁的中年人民警察。他们不可能像年轻人那样敏捷。那个令人震惊的老黄李已经是过去式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哥哥的事故,他们可能会拿着保温杯等着退休。回到前线,三兄弟跟不上他们的体力,他们的头脑也充满了老式的方法。为了让观众接受和理解它们,不可能像其他类型的戏剧一样专注于对事件的阐述。

这一次,《三叉戟》,必须有人先在那里,然后他们发生了什么。现在的力量无法将当年热血青年从心底连接起来。他们也很年轻。这些现实和记忆的延伸是中年人对时间和生命的感知,也是我们想在这出戏中表达的。

新华社:拍摄《光荣时代》与之前拍摄的《三叉戟》等公安作品相比有什么困难?

刘海波:《光荣时代》讲述了第一代警察和一些间谍活动的故事,所以重点是事件的详细描述。这次,《三叉戟》主要是关于这三个角色,他们在处理细节上花费了更多的精力。

例如,“大背”(由陈建斌扮演)随身携带一个保温杯。当他第一次出现时,他只是一个古老的象征。当他向他的领导提出要求时,把水从保温杯里流出来显示了他的精神状态。当“大棒”(董勇饰演)愤怒地服用降压药时,他把保温杯递了出去,放回原处,这是一种心态。当做出决定时,“砰”地把热水瓶放在桌子上是另一种心态。这些细节反馈到人物塑造中,动作和表演节奏的平衡需要反复思考。

新华社:在《三叉戟》,几位主角没有被“神化”。相反,他们都有一些小缺点。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样的设计是和人物的线条和动作结合在一起的吗?

刘海波:当我们构思这三个角色时,我们希望他们尽可能接近生活的本来面目,所以我们为他们设计了一些不完美的特征。例如,《大人物》(郝平饰演)有点粗俗,所以在他的台词中,“记得给我报销油钱”;“大棒”脾气暴躁,“大后脑勺”会骂他:“是因为你的高血压还是因为你的高血压?”

新华社:《三叉戟》如何把握幸福与严肃主题的平衡?

刘海波:这出戏的快乐部分来自台词。原著中有许多非常有趣的方言和口语表达。线条也延续了这种风格。另一部分来自演员的表演。时间会流逝,人们会变老。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话题。我们希望这次的重量能够以一种让观众不累的方式来表达。

例如,如果一个年轻人在追逐时跳过了一堵墙,这是很整洁的,但是当他来到他们面前时,很难爬起来并从墙上下来。年轻人的动作场面一气呵成。在他们这个年纪,他们在开始战斗之前就气喘吁吁了。他们设法制服了他们。他们躺在地上喊着“太丑了”。其他人表扬了他们,他们还加了“一块蛋糕”来挽回面子。

这种带着快乐显示老年的方式可能会在笑后留下更多的东西。

新华网快讯:如今,许多经济调查剧都将重点放在“案件”上来阐述。《三叉戟》更关注的是三名中年警官的塑造。这个设计的原因是什么?

刘海波:这是由故事和人物本身决定的。这三个叔叔的中年人,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对廉颇来说都太老了。他们不能像年轻时那样迅速处理案件。他们处理的案件不太可能显示出冷静的技巧和思维的飞跃。他们跟不上时代的当地方法。他们被多年的一线工作经验抛在了后面。他们想在退休前拥有新鲜血液,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调查结果还证明,他们的职业敏感性和责任感并没有过时。这种“非人”是值得思考的。

新华社:你如何评价与三大明星的合作?

刘海波:陈建斌有北方人的气质。他看起来很随便,但他的眼睛仍然保持着孩子般的好奇和纯洁。他的表演是减法。他的眼睛和动作总是恰到好处,但这种“恰到好处”的状态可能是他思考了很长时间。

董永的警察气质已经深入人心。他怀着崇高的精神站在那里。“大棒”这个角色一落地就被粘住了,而且经常移动和反应非常快。事实上,在他的表演中,有丰富的进步层次。

郝平的台词很好。他是一个出色的配音演员。为了更好地表现审前场景,他不仅有很好的台词,而且还有很多心理技巧。为了展示更接近现实的过程,他观看了许多审前视频,并仔细研究了原作者的其他小说。

新华网:你能分享一些拍摄的有趣故事吗?

刘海波:拍摄吕霄的时候,有一句是陈建斌的“大后脑勺”问他“你为什么问这么多?”然后我们在吕霄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在后来的拍摄过程中,我们继续拍吕霄的后脑勺。这在一开始是一个提醒。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它变成了一种长辈对后生的纵容。直到最后一幕,三个哥哥去了危险的现场。他们也不希望年轻的吕霄有危险。这时,他们又拍了一下吕霄的后脑勺。这一运动的设计也在一定程度上使三位老前辈和年轻一代之间的关系更加生动和亲切。

谈市场——

“未来类型剧也许会更加细分”

新华网:与类似的电视剧相比,《三叉戟》在案例设计上没有多少曲折,观众更喜欢悬疑、倒置和情节递进的电视剧。你担心观众不会接受吗?

刘海波:这个故事的特点让我们把创作的重点放在处理人物的细节上。这些细节的表演给了几个演员。观看他们的表演是一种享受,这与悬疑逆转的重复高潮给观众带来的兴奋完全不同。现在人们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包围着,观众对作品形式的容忍度比我们想象的要高。

新华社:近年来公安影视作品的市场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刘海波:近年来,这类戏剧的焦点变得更加清晰。有些戏剧涉及大量的法医学知识,有些案例复杂且强调悬念推理,有些注重人物的情感,有些具有突出的摄影编辑风格,当然,还有一些像《三叉戟》一样关注人物。

新华社:未来警剧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刘海波:随着观众看到越来越多的戏剧,创作者会尝试越来越多。这种类型的戏剧将来可能会进一步细分。

新华社:《三叉戟》能给年轻人带来什么积极的能量?

刘海波:引用原著作者的话来说,三叉戟指的是在公安战线默默奉献的老警察。他们不是神圣的代理人。他们既不聪明也不勇敢。有时他们脾气古怪,有许多小缺点。然而,面对邪恶,他们会很快聚集并拧成一条绳子。他们会用他们温暖的血液设定一个标准,用他们独特的技能摧毁黑暗。它们是保护城市安全和中国警察真实面孔的底线。他们值得我们继承、提升和传承。